Linzar

墙头太多了完全数不清(ni)

是半夜看和歌子酒的短打..

温暖的光线浅淡地铺洒在玻璃杯之上。

初倒入的透明酒液液面尚且未平,轻缓地撞在杯壁再顺着流畅的弧度流下,漾起一圈漪涟。

...太美妙了。


【安雷】无可救药

八百年前就躺在备忘录的短打外加续写。我真的笔力越来越差了qaq磨练进行时

名字瞎起..。(。

应该是算是结尾了...或许还有he反转叭x
逻辑bug求小声提...好久之前写的已经忘记背景了orz.....。
以上。
——————————————————————————————

雷狮攥着个啤酒的铝罐,无意识摩挲着光滑的罐壁。

氤氲凝结的冰凉水珠便就顺着他纤长白皙的指腹滑落。

他又恍若如梦初醒般,甩了甩手,抬腕一口灌下剩余麦酿后如猫科动物般伸了舌舔舐过浅色的唇,留下一片水光。

安迷修隔着篝火看向他,见到的便是这副光景。

他生的真是极为好看。

不过片刻雷狮便察觉了来自对面的异样视线。紫色的眸中本平静无澜,突兀便闯入一抹异色。

蓝绿的眼一眨不眨地看着他。衬着那张沾了血迹的脸带了锋锐与冷意,倒是比那副满是温柔微笑的老好人的面孔好看得多。

雷狮轻嗤了声随手捏扁了铝罐,那对漂亮的似星空般的眸略略眯起。

- -更像猫了。

他就如闲庭若步一样走开了...走去哪儿?

安迷修脑内放着空,也毫无窥探别人的羞愧。

毕竟雷狮算不上是别人。...嗯?

带着些微电流的手掌附上了他的肩头,带着几根棕色发丝无声竖起。

“偷看我很有趣?安迷修,你不是自诩正义的骑士吗。”

他似笑非笑地松了手。

“怎么会来看我这种,恶党?”

安迷修迟疑着眨眨眼,浑身肉眼可见的紧绷起来。元力流转周身近乎是要显形。

“正是因为如此,才要随时注意你的举动。一时不查叫你烧杀抢掠伤及无辜...”

他一本正经地编造着谁都不会相信的理由,又在那对深邃的紫眸中逐渐消声。

对方却是难得好脾气的仅仅嗤笑一声,便默契地一同噤了声坐下。

不知何时篝火便是熄了。许是风大,又或是木柴燃尽。

左右这时已无人在意。

今夜星子稀疏。月色便衬得更亮几分。

随云雾浮动,月光有如流淌般划过雷狮的脸。忽明忽暗神情莫测,像是心机深沉的雪豹暗伏丛间,静候良机。

安迷修则半垂着眼,蓝绿的湖泊掩在眼帘后,也是心绪难平。

--哪怕是同属一派反抗,那份体贴关心也终究是破不出口的。

一是因为本生敌对。

二则是因...

在这个人造宜居星的另一端,大片土地无声下陷,沉入炽烈岩浆之中,消弭踪迹。

它地心被设置的自毁模式倒计时正无情地一点点减少。

--被强行阻隔了外界联系的他们,没有未来。

————————————————————————————

感谢看到这里。喜欢劳烦请小红心x

晚安啦。x

塞壬

深海沉静一片,入目大多都是水母星点光斑。纵使是以人鱼出色的耳力聆听,也毫无声响。


这里是真正的死寂。


尚有些茫然地望向四周,尤瑞比亚和阿碧瑟都不在身边,想来是因觅食离开了。漫不经心地如是想着,随即轻轻摆尾游离了原地随意捕了条鱼便划开鱼腹开始进食。


最近海面并不平静。大量鸟类迷路而累死在海上,它们的尸体让某些鱼繁殖加速,尤瑞比亚栖息的海域时常有企鹅找不到回家的路。


这不正常,回家都是刻在生物本能里的本领...


一股充斥着浓厚绝望的气息传来。


这是..人类在恐惧。

--人鱼也以人类的负面情绪为食。


抛下鱼尸迅速调整方向游向源头,唇畔是满足而愉悦的笑意。


--又有食物送上门了。


是自戏了。大致堆一堆免得我误删了。...


他伸手拢了绛色外衣,更抿酒液。
雪片纷纷扬扬,却长了眼似偏生分毫落不到大妖周身。白日也不得以见些许日光,仰头只看得天光灰暗又受屋檐遮蔽,便也仅留有寸方了。
酒液沾唇自是晕开些朦胧光采,经他舐去又偏显魅惑意味,狐族风情同那傲然大妖风范,竟是丝毫不冲突。
俄而雪止。玉藻前便就施施然起了身,踏上松软雪顶,也不见其坠。--那也是自然。
在自家寮院里何须避讳,九条厚重狐尾随性摇曳,仅瞧那金棕色蓬松绒毛,谁能觉其主丧偶失友,却又风华绝代并其余两妖于世称为三大妖呢。
他伸手展了折扇习以为常地露了笑,仍是风轻云淡,却是再窥不得昔日叱咤一方风云的气魄。
现如今自愿入晴明寮内的他,仅仅是一徒留名声在外的大妖罢了。
因而重拾力量后,也未曾开口要外出征战。
哪怕他们都知道妖鬼少有不带战意的。

...

晴明又带回了一二小妖入寮。

然而惯常领他们成长的姑获鸟却再腾不开空来照顾他们了。

粉雕玉琢的小妖便如孩童般,懵懵懂懂立在原处。羞怯地不敢开口,只悄悄打量周围一众式神。

本慵懒倚在廊下的玉藻前忽而起了身步至小妖身前,俯了身以折扇轻点点他们发顶。

「交予我罢,晴明。毕竟..我也曾为人父母过。」

----
好了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纯粹爽文(。
就突然很是心疼大舅于是写了。(。
最后大舅的话借鉴了一位太太的条漫。我实在写不出来那种感觉了orzzz先向那位太太道个歉如若感到冒犯请务必告诉我去改orzz
以上。

首先占tag致歉。
这里语c磨皮向群二宣。
群内cp除酒茨双龙博晴外请随意。
当然拖家带口来也欢迎。x
不禁白,届时请戳群内洗白手册。
同时欢迎dalao们莅临此群。
另目前风神许愿神使相伴,黑白两位晴明许愿博雅。
以上。

一个随笔

抑制不住自己的手和脑洞...(ntm
就。随心码的。码到神志不清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随便看看吧。文笔渣且ooc轻喷。私心tag酒茨

刀刃锋锐,一时竟是未察手腕已然断去。
随后便是充斥颅腔的疼痛,纵使他何等善战 何等习惯伤痛。
何况此时又能有什么痛楚更甚于心间友人逝去呢。
恍惚中他只想。
挚友断首之痛应更胜于此罢。
……
吾决不能令挚友寒骨。

他便蓦然清醒了。
不等捡起手腕便先行凝起妖力助力离开。
他还要去阎魔殿拦下挚友的魂魄。
又怎能如那阴阳师所愿于此徒废时光。

挚友。
挚友。
挚友。

【荒竹】 夜

那夜静谧如常。

纵使微闻隐约笛曲流淌却也只令其沉静有加,并不惊动夜色半分。

盈月当空如水,浅薄拢在月下独奏者周身,映衣上所绘翠竹如是柔和,一如那人笛曲。

黑发的青年阖着眸,面容平静。细长白皙的指虚虚扣着笛身,已然是一曲奏毕。

青年再度摩挲笛身一二便毫不留恋回身离去,所朝方向便就蓦的出现了一缺口,隐隐窥得其中有竹密密地生长着。

那裂缝便就如出现时那般迅速散去,唯余似有若无一声浅叹,清冷而无奈。

“...今夜仍未尝得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闲的没事瞎写的小片段...。(。
我们就愉快地认为竹子在等荒吧就这样x(。
于是私心荒竹tagx(脸呢!

因为实在太喜欢太太了忍不住想写这篇抒发。
超级喜欢九月间太太的文!为太太爆灯为太太打call!!!虽然之前一直都话废只知道call不会评不过每篇文都有好好看完。
然后,太太真的非常可爱!笔下的酒茨也都很鲜活!(当然还有助攻们xd)
以及最最喜欢太太笔下的心眼茨,那种果决冷静算计的性格真是欲罢不能!(遂被酒吞打死bu)
最后非常感谢太太带来这么棒的他们!今后也会一直追太太的文! @九月间
emm那么如果at有打扰的话就…非常抱歉…。

虽说没写过什么emm…但是也……/

辞图:

好有道理wwwww,所以你们多说说话嘛wwww

米兽:

排排排!!!

玖谣:

没错!!!

请给我来一打千源苏:

是这样没错了!

Arunon:

是这样……!!!

腦內增殖:

看我,真挚的眼神x

赤毛池:

中国的辣条,世界的美食:

唉我不可能的啦【摊手】

dark bell:

没错!!给评论比较多的小天使们很多都眼熟!求你们评论!!!打滚求!

一杯茶多放糖:

对的,就是这样!所以!给我评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很多很多的评论!!!

大漠孤烟:

没错啊就是这样!

麦子:

是这样的hhh 基本能记住给过评论的小伙伴! 
打开LOFTER 看见评论那一栏有消息提醒又兴奋又激动又好奇hhh
会超期待别人读完想法是什么 会不会get到我的点之类的

 特别最近写的论坛体 会很想知道我的笑点能不能戳中别人的笑点2333                        

A_BINGGGGGG:

                        
                                                  

没错!!虽然不能保证评论每条都回,但是我都有看!!爱你们!!😝

                           
                           

宵旬:

                           
                                                       

是这样的

                              
                           
                           
                        
                     
                  

夜半十时分的脑洞,整理了一下就发了~
没有开头所以有点没头没脑呢……请别在意~
有人想看后续的话会写的哟(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