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查

酒茨戈萨艾利博晴狗崽鸣佐业渚莱瑟不拆逆谢谢

虽说没写过什么emm…但是也……/

辞图:

好有道理wwwww,所以你们多说说话嘛wwww

米兽:

排排排!!!

玖谣:

没错!!!

请给我来一打千源苏:

是这样没错了!

Arunon:

是这样……!!!

腦內增殖:

看我,真挚的眼神x

赤毛池:

中国的辣条,世界的美食:

唉我不可能的啦【摊手】

dark bell:

没错!!给评论比较多的小天使们很多都眼熟!求你们评论!!!打滚求!

一杯茶多放糖:

对的,就是这样!所以!给我评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很多很多的评论!!!

大漠孤烟:

没错啊就是这样!

麦子:

是这样的hhh 基本能记住给过评论的小伙伴! 
打开LOFTER 看见评论那一栏有消息提醒又兴奋又激动又好奇hhh
会超期待别人读完想法是什么 会不会get到我的点之类的

 特别最近写的论坛体 会很想知道我的笑点能不能戳中别人的笑点2333                        

A_BINGGGGGG:

                        
                                                  

没错!!虽然不能保证评论每条都回,但是我都有看!!爱你们!!😝

                           
                           

宵旬:

                           
                                                       

是这样的

                              
                           
                           
                        
                     
                  

虽然没有被嘲讽过,不过真心希望未来的每个太太都能被世界关爱/笑

Mr·Meow:

希望圈子里的风气能得到改正

不是通过各式冷嘲热讽和地图炮

而是通过前辈对新人真诚的指导

为什么要充满戾气地去质疑新人?

为什么不想想最先进入圈子的自己?

想想自己在最开始入圈时没有OOC吗?

或许是因为曾经我入圈时看见我的都是温柔的人

所以我被她们的爱灌输成了一个温柔的人

因而也想让更多的写手/画手体会这温柔

紧急通知

帮/

粒突箱鲀0w0:

请各位拿到有问题的本子后联系微博@阴阳师博晴主页。带来的不便 我们深表歉意。


A$hley:



对不起各位在cp20摊位购买了合志的妹子,印刷出了问题我们没有及时核对,请各位手头本子有问题的妹子拍照私信博晴官博,我们会发放正确印刷版本的。在这里再一次,万分抱歉。




第26号骑士:







致所有在CP20购买了《博君四时晴》同人志的人
各位姑娘,实在抱歉!!!
CP20出售的同人志《博君四时晴》出现了严重的印刷问题!
请各位购买了同人志的姑娘检查你们手中的同人志
整个同人志应该是一百一十一页!
如果有错页漏页行为马上私信联系我!
再根据实际情况联系印厂调换或是退款。
各位购买了同人志的亲们
实在万分抱歉!!!
对不起!!!
对不起!!!
请不要因为这件事讨厌博晴!!!





真的就是自己的心声呢。。
嘛虽然就连写得作品都不多,
但还是--谢谢你们(鞠躬

梧桐之殇:

我知道我写的很糟糕。

逻辑不通文笔超烂还时不时的前后矛盾

喜欢有的时候不能代表一切。我热爱我的本命,但我可能没办法给他们构建一个完整的世界。

我很多次都想过要放弃,想过很多次。

谢谢你们,让我坚持了下去。

比心。

闲离:

Devo:

我这么渣的咸鱼也会有人关注😭,谢谢支持

宴阳:

只要有人喜欢就会写下去呀(不准说我拖更我也是完结过的男人)

社会人你笙哥:

谢谢,真的,感谢有你(正经)

大兔子:

(〃'▽'〃)

名叫翎歌的傻狍子:

谢谢你们,真的谢谢。

Seeggy:

谢谢所有守着我这个辣鸡坑的读者QwQ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夜半十时分的脑洞,整理了一下就发了~
没有开头所以有点没头没脑呢……请别在意~
有人想看后续的话会写的哟(笑

Chapter three :囚人
寂静的牢房中,只能听闻人轻缓的呼吸声和手铐不禁意间碰撞的哐当响。再一次抬起手臂,即便是在昏暗的牢房也能清晰的分辨出漆黑的镣铐、纤皙的手腕。‘大概已经有半个月了吧...?小鬼们也快要回来了。艾伦那小鬼,会不会急着见到我呢......’轻哧一声,‘瞎想什么呢,果然还是太了。’利威尔敛眸,灰蓝色瞳孔中的锋锐被眼皮遮盖。
突然一声粘滞的咔哒响,明显来自牢房门,虽然仍然合着眼,利威尔已经绷紧了浑身的肌肉。
但是进入的人们,只做了一个动作——
释放出全身的alpha信息素包裹住利威尔。
“嗯!”甜腻到难以想象的呻吟发自利威尔口中,铁床瞬间沾染上了湿黏的液体,与此同时,每月服用的抑制剂也失去效用,原本毫无味道的利威尔瞬间被汹涌的情潮和黑色曼陀罗的花香一起席卷而出的滋味冲昏了头脑,只记得要死死咬紧唇这一件事情。几声轻笑过后,因塑胶包裹着而冰凉的手指抬起了他的脸“仔细一看,身段和脸都是极品,啧啧...拿去做性奴能卖个好价钱吧?尤其还是这种身份......”那人恶心的发出一声极大的吞咽声。
引得利威尔合上灰蓝色的眸子,表情淡漠让男人更生起想要看到这人表情放荡淫乱的在脚下请求的样子。“狠狠地,扯下王座。让你尝尝绝望的滋味和沉沦欲望的羞耻感……”男人猛的掐住利威尔的下巴,神色中含着深深的欲望。
之后的事情,利威尔再也不想回忆起来。
身上青紫交错着吻痕,满脸沾着恶心的男人的白浊,腥臭异常,唯独后穴未被动过丝毫,哪怕它不断流出带着诱惑的香味的液体,一伸一缩颇是诱人。
而从始至终吸着烟的男人,悠悠吐出一口烟圈,在利威尔身上点下积攒的烟灰,又在同处捻灭烟头。瞬间烫出红痕,衬着一旁的白皙皮肤莫名有了种美感。
堕落的,美感。
那男人随手抛开烟头,一旁其他人们恭敬地退开。利威尔面色平静。
如果不看他那被指甲掐出血的手心,是的,他很平静。
男人故意慢慢地拉出精致的衣服,缓缓褪下外裤,期间愈加浓重的alpha信息素,更是不断消磨着利威尔的理智。
-TBC-

maya小天使们谁告诉我怎么单独发文(哭)
第一个告诉我的给写文讲真(抽泣)
就算写的实在不堪入目也卖萌打滚求戳(这是一个内心戏丰富的作者(不)

请叫我智障君没有保存原稿maya

艾利文 abo短篇 Craintif(折翼)
楔子 第62次出墙前夕
      “利威尔。”艾尔文开口叫住了正要离开的娇小士兵长。他的表情有些怪异“王城贵族要求你不参加62次出墙去王城赴宴。”利威尔灰蓝色的眸子闪过一抹疑惑“……艾伦他——”“暂交给米凯监管。不必担心。”利威尔忽然有些烦躁,理了理领巾便皱着眉应了一声回身便走。“正装出席。”他头也不回,背挺得笔直,余音绕梁“啧,真麻烦。”
       明亮的古堡走廊,只听闻马靴硬跟叩响木制地板的轻响,身后却是传来艾伦阳光的少年音“利威尔兵长!”利威尔闻言回身,从窗映射的橙色暖阳让利威尔眯起了眼,温暖包围全身而略略勾起唇角。
       眼前如画般的景象,令艾伦改变了艾伦对利威尔的印象。
       此时,仍以为利威尔。是Alpha的艾伦,第一次看到利威尔真实的笑意和如昙花一现转瞬即逝的美丽。
          ——TBC——

利威尔帅气描写 (现代黑帮
(bgm:跪け 豚共が)
利落的身影穿梭在人群之中,每一次挥刀都收割下几天生命。白皙青涩的面孔配上不对称的身手,有多少人能想象这是一个二十几的青年?,不多时地下边流淌起血河,最后只剩下了对方势力的首领,他肥胖的身躯在利威尔的注视下如筛子一般颤抖着,利威尔取出别在腰间的手枪——德国HKP7型——抵在那人的太阳穴上。那人脚一软,小眼睛中却精光一闪敏捷的想要夺来手枪,不过利威尔怎么可能让他如愿,一脚踢开那人肥硕的手踩在那人脸上。灰蓝色眸子中意味不明的情绪,让他开口“怎么,还以为自己能逃啊,猪猡。”他不过巴掌大的脸上沾了不少血迹,看起来如同招命修罗。“在最后看一眼世界如何?再,见。”薄唇轻启吐出字词,眼都不眨的扣下扳机,空气中弥漫开一股骚味。淡黄色液体和新流出的血液的主人已然死去,而因开枪身上又沾了大滩血的利威尔早已抽出绢帕擦拭着身体往居处走。风中只留下利威尔不爽的话语“嘁,脏死了。”

Chapter two:回城&惊恐
回程的那天早上,阳光灼人,草都晒得发烫。即便如此也是丝毫压制不了艾伦的亢奋。在他第十次忍不住愉悦的哼起歌来之时三笠终于一手拍在艾伦的头上黑着脸道:“吃、饭、的、时、候、就、好、好、吃、饭。”
队伍在中午决定折返后,天下起了大雨,空色阴沉几乎被染成墨黑。艾伦拉上披风的兜帽,皱起了眉。
下午约四点时,队伍到达了本部。一下马,艾伦顾不得鞋子上还满满都是泥水便冲进了城堡一楼。用力推开木门,艾伦细心地发现有些粘滞,似乎.......很久没被打开过......?不敢再分析下去,艾伦进门的那一刻大喊道“ttadaima(我回来了)!!!”然而少年阳光的声音却在空旷的走廊里不断回响,没有听见那个磁性的声音。“......怎么可能...”艾伦安慰着自己只是在睡觉没听到罢了。但是这理由他自己都不信。用立体机动飞上六楼,敲了敲兵长的房门,“兵长,我进来咯...”打开之后,满目灰尘,没有半点人生活过的痕迹。所有家具上都覆了薄薄一层灰,明显不是洁癖的兵长的作风。
下午到晚上,艾伦找遍了本部,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三笠端着碗过来找他“艾伦,吃饭。虽然不想怎么说,不过你不吃饭是没办法找到那个矮子的。还没找到人你就先垮了怎么行。”她细心的把面包撕成小块递给艾伦,艾伦只是机械的接下、吃掉,用一些食物来试图填满空落落的胃。
这是徒劳。心和胃不曾并为一体,又如何用食物填满心呢?
——TBC——